煤倒是减了,啥增了?

2019-03-08 13:31

  “煤的‘子孙后代’变多啦!”全国人大代表、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晋平接了话。“在潞安,煤可以做成纸杯内侧用的高端蜡、做成高端润滑油,我们就是要把煤从以前的‘按吨卖’变成‘按公斤卖’‘按克卖’。”
 
  “大伙儿看,这是啥?”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副所长吕春祥代表手中的一个黑色卷管成功“转移”了代表的注意。“这是我们研发的碳纤维原丝,每根比头发丝还细,却能经受高温、腐蚀而不失强度,在航空航天等领域有广泛应用,被称为材料领域的‘皇族’。”
 
  看着代表们都看着自己,吕春祥更加认真。“除了煤炭这个资源,山西还在装备制造、新材料、文化旅游等领域有比较优势,这些优势发挥好,都能成为新动能。”
 
  “电力运行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全国人大代表、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董事长刘宏新提供了一组数据:2017年山西全社会用电量接近20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76%,一举扭转了连续23个月的负增长态势,其中三产用电量同比增长12.50%,高于全社会平均增幅。“这说明我们的经济发展正在走出困境,经济结构也在不断优化。”
 
  “说得不错。”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财政厅厅长武涛说,资源型地区面临的转型难题也被称为“资源诅咒”“荷兰病”,从全世界来看,转型是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持之以恒的定力。
 
  “这几年我回山西办影展、办剧场,一方面是有对家乡的情感,另一方面也是强烈地感受到山西转型的渴望。”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籍导演贾樟柯回顾自己的经历感慨地说。
 
  2017年,贾樟柯回到家乡山西,办了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节,筹办过程之顺利,让他直呼“没想到”。“电影节采取公司化运营,就要先成立公司,这对当地是个挑战,因为前所未有,但是最终在政府支持下,公司很快就注册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