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公司通过对传统金融机构施加一定的竞争

2019-05-10 10:53

与传统银行业相比,大科技公司既有其比较优势,也有其掣肘之处。
 
与银行不同的是,大科技公司没有分支网络来维系客户,而是通过其在线平台和其他来源的专有数据(如百度基于搜索而诞生的公共数据、需求数据,阿里巴巴基于淘宝天猫业务而诞生的电商数据、信用数据和腾讯基于微信、QQ诞生的社交数据、关系数据以及游戏数据等)来建立客户画像。传统银行通常依赖于信贷审核员的主观判断和积累的“软规则”来处理信贷申请,大科技贷款机构则主要通过预测算法和机器学习技术来评价客户信用。同时,大科技公司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交易数据来帮助预测客户的还款可能,有助于风险控制。
 
然而,其对于技术能力的要求很高。一方面,大科技贷款一般不涉及人工审核和客户长期关系的维护,贷款期限通常较短,且如果借款方企业经营状况恶化,而算法和业务规则不够先进和成熟,就可能导致这些额度被自动削减。因此在经济低迷时期,可能产生信贷的顺周期性,使中小企业的信贷额度下降,社会融资成本上升。然而,根据最新用技术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的信贷数据做的实证分析,大科技公司的贷款呈现出了逆周期的效果,平滑了周期的影响。另一方面,传统商业银行的融资模式是将小额存款转化为大额贷款,而大科技公司如果采用直接融资的方式,是先贷出款项,再筹集投资于该项贷款的资金。大科技公司会通过自有渠道和银团的方式,或者依靠重新打包资产和向第三方投资者出售贷款来获得资金。这种新的放贷模式依然取决于大科技公司的技术能力,能否有效地降低基础资产的不良率。
 
其次,一些规模较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必须应用大数据和AI技术来对流动性需求做有效地预测。互联网货币市场基金平台对客户采用T+0赎回模式,却与银行采用T+1的清算模式,而货币市场基金的管理基金需要保持0.5%的资本金约束。若市场流动性状况发生变化,有可能成为赎回甚至挤兑对象,造成流动性压力。
 
大科技公司的快速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大科技公司通过对传统金融机构施加一定的竞争压力,促使其进行创新,能够提高金融服务行业竞争度和整体效率。近年来,我们已经见证了Big Tech给大众的生活带来的便利。在中国,BAT分别代表了从消费场景、社交场景、智能场景切入金融业务的大科技公司。它们的产品和服务提升了中国民众的生活质量和金融获得感。
 
对潜在的金融风险的预防性监管措施。如果金融科技企业将客户资金直接存入银行,将会创造一个不受央行监管的平行支付系统,这不仅会破坏金融稳定,还会使支付活动免于有关部门对反洗钱等非法活动的审查。由于这些隐含风险的存在,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证监会对货币市场基金的即时赎回设置了上限,并增加了大科技公司信息披露的义务,还推出了了双层结算体系和关于备付金的多项要求。2018年11月,央行下发了《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规定支付机构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并与中国银联或网联对接,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且,支付宝以及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所提交的预备金从20%被上调至100%。
 
监管套利问题曾经在金融科技创新企业中存在。虽然金融科技公司也像传统金融机构一样提供期限转换、信用转换等服务,但是在其发展的初期,它们不像传统银行业一样,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等监管要求。2018年,欧洲推出了开放银行业的规定,要求银行分享金融数据,而这个要求并不适用于金融科技公司,这就使得后者在获取和分享数据方面和银行享有不对等的监管待遇,获得竞争优势。随着金融科技监管的逐渐完备化,这些监管套利的窗口期已经过去。大科技公司在金融监管框架完备的国家,需要持牌经营金融业务,就不存在监管套利的问题,而大科技公司的价值主张也不是通过钻空子来获取短期利益。
 
非金融风险需要用更强的技术能力来应对。一方面,Big Tech需要在应用场景中和互联网上对用户信息的采集来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网络威胁、运营故障也会对BigTech和其服务的金融机构构成挑战。一家为多家金融机构提供第三方服务的大科技公司,无论是在数据存储、传输还是分析过程中出现运营故障或受到网络攻击,都可能造成风险扩大化。而有技术能力和运营经验来预测和准备应对这些技术风险的相关方,还是BigTech。所以需要有法规推动BigTech以与金融机构同等的标准向金融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并接受现场检查。
 
科技发展在促进金融业创新,提高金融业效率的同时,也在监管、公平、金融稳定方面带来了重要的挑战。如何通过鼓励以技术进步来预防新风险的监管规则,如何在鼓励创新提高效率的同时兼顾公平,如何妥善化解金融风险,都是眼下亟待解决的问题。